PCLADY首页 > 金沙国际真人平台 > 情感阅读 > 情感阅读_金沙国际真人平台 > 金沙国际真人平台_精彩连载 > 正文

第三章 美人心计解君危,祸患红颜遭人妒

2016-09-29 16:13

金沙国际真人平台 www.numonefan.com 褒姒转向了窗外,用十分轻微的声音对廿七叮嘱道:“今日这里发生的一切,不可以告诉任何人。日后大王醒来,也不能对他说!”

  第三章 美人心计解君危,祸患红颜遭人妒

  褒姒的头发散乱地披散在身后,她身材瘦削、肤色苍白,安静地伫立着,就像是一尊白玉雕像。廿七敲门而入,蹑手蹑脚地走到了褒姒的面前:“娘娘?”

  褒姒转向了窗外,用十分轻微的声音对廿七叮嘱道:“今日这里发生的一切,不可以告诉任何人。日后大王醒来,也不能对他说!”

  “是!”

  “替我走一趟虢上卿府,给虢上卿带个话。”

  “娘娘您讲。”

  “就说赵叔带一帮旧臣,欲将我驱逐出宫,日日围困琼台殿。我竭力不让大王见到几位大夫,却不知能拦几日,拜托虢上卿解我此围。”

  “虢上卿会帮我们吗?”

  “他必须帮!你只管带话就好,不必等他的答复,即刻折返。”

  “是!”廿七应声,作揖告退。

  “路上小心。”褒姒转过身朝着廿七走去,从自己的身上摘下周王宫湦打赏的一枚白玉佩饰挂在了廿七身上,“若是被人拦下,出示这东西,报明自己身份。我一日受宠,宫内之人就一日不敢加害于你!”

  “谢娘娘!”

  褒姒将食指放在唇上,示意廿七不要吵醒了大王,小声地在耳畔叮嘱着,若是遇见了险情,哪怕是话不带到也要好端端地回来。

  “娘娘放心!”廿七笑着朝门外走去。

  廿七这一路不算难走,宫内出奇安静,连平日里巡查的侍卫较之以往也少了很多,大部分人都驻守在琼台殿附近,只要离开琼台殿,反倒安全了。这令廿七十分不解,不知道到底前一夜这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她出了宫门一路小跑到上卿府,而她回宫的速度要比出宫还快,急匆匆地推门而入却不想周王已经转醒和褒姒对坐而食,廿七立时愣在当下,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褒姒嗔怒道:“入宫这么久了,怎么还不懂规矩?”

  廿七醍醐灌顶,回过神儿便立刻跪在了周王宫湦的面前说道:“大王恕罪!廿七无意冲撞大王!只是一时情急……”这话说了一半,廿七抬眼看了看褒姒,褒姒轻轻地摇头,示意她不可说,这话又生生地被咽了回去。

  “情急做甚?”周王宫湦放下了手中的食具看着廿七问道。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,整个人看起来都十分虚弱,单单是吃饭一事就已经耗费了大半的体力,此刻整个人都是勉力在强撑着帝王般的冷峻容颜。

  “娘娘……”廿七深深地吸了口气,逼迫着自己尽快冷静下来,“娘娘差我去医宫走一趟,向医师拿些草药。”

  “要草药何事?”周王宫湦的眉头紧锁,廿七的莽莽撞撞叫他起疑。褒姒明明说无人知道他受伤一事,他上下打量着褒姒,褒姒的神情却很平静,只是端着手中的杯子温吞地喝着水,等待着廿七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娘娘……”廿七慢吞吞地说道,“娘娘的脚踝受了伤,要抓些草药来敷,我一时情急便忘了要抓什么。”

  周王宫湦看了一眼褒姒,又转向廿七:“罢了,寡人体谅你护主心切,下去吧,以后不可如此冒失,被人抓了话柄!”

  “谢大王!”廿七露出了娇俏的笑容,看着褒姒的眉眼颇有些得意。而褒姒的表情却仍旧没有变化,素着一张脸,平静地将手中的水杯放在桌上,转过身将双手叠放在腿上,目送着廿七转身出门。

  “又受伤了?”周王宫湦一改刚才严肃的语气,温柔地问道。

  “无碍。廿七这孩子,自小我当她是妹妹,礼节上稍有欠缺,日后我会教她的。”褒姒越发地温婉,“只是脚上受了些伤,她小题大做了,如此一来以后倒不敢再和她说些什么了。”这语气中虽多有抱怨,却也听得出她将廿七看作自家人。

  “我来看看。”

  “无碍……这会儿已经不疼了!”

  “伤了筋骨可是大事了!”周王宫湦低沉着脸色压低了嗓音,褒姒只得应允将腿抬起,挽起脚踝上的裤袜,解开了缠绕在脚踝的白色麻布,一圈圈卸下之后红得泛紫的肌肤叫周王宫湦心头一紧。

  褒姒深吸一口气,闭上了眼,紧咬住牙关,一声不吭。

  “疼?”周王宫湦问道。

  褒姒点了点头,泪花在眼眶中打转。

  “忍着点,”周王宫湦说罢,用手掌的鱼际帮褒姒轻轻地揉着,“瘀血若是化不开,恢复起来会很慢。若是觉得疼,就抓住寡人。”

  “谢大王。”褒姒低头羞红了整张脸,不敢抬眼去看周王宫湦。

  “是因为那日寡人推你才受的伤?”

  褒姒十分轻微地点了点头,似乎极不情愿地承认。

  “是寡人情急了!”周王宫湦说罢吸了口气,此事根本无从解释,只得硬拉个人来垫背,“也是气赵叔带,寡人这个大王让给他当算了!”他最后这句负气而出,语气吓了褒姒一跳:“赵公便是这样的人,执拗而顽固。”

  “你为何不肯叫他舅父?”周王宫湦上次问褒姒,她将此话岔开来,没有正面回答。此刻趁着自己清醒,周王宫湦决定再问一次,他对她的了解始终有限,此刻却忽然渴望对这个女人多一些认识,她纵然是冷面素颜,骨子里温婉如水的个性却难以掩饰。

  “臣妾也好,臣妾的母亲也好,我们这一生的悲剧,便是他一手促成的。”褒姒回忆时面色带一丝痛楚,表情纠缠在一起,有种说不出的难过,“臣妾与秦世子的婚姻,也同赵公有关。”

  周王宫湦皱了皱眉,没有说话,听着褒姒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家母年少时本有婚约,郎情妾意,到了婚配的年纪却被赵公从中搅和,拆散了一对璧人。他将家母嫁入褒家,借由家父旧臣名号,换取朝中大臣支持,在晋国深得晋世子信赖。家母出嫁后,始终郁郁寡欢,家父便迎娶了别的女人,对家母日渐冷淡,家母生下臣妾后,性情越发孤僻,在臣妾五岁那年与世长辞。

  “家父觉得亏欠于我,自小对我格外疼爱,后娶的女人成了家中主母,三番五次想将我嫁出褒家。秦世子与臣妾的哥哥洪德自小交好,与臣妾也有数面之缘,待他弱冠之年便上门求娶,却被家父拒绝。三年前赵公力劝家父入京进谏,规劝大王罢黜三公、勤政爱民,家父觉得此事与岐山地震谈不上干系,本不愿走这一遭的,但是念在过世家母的面,最终还是答应了赵公。

  “家父被大王关押在监牢,主母便借此事说话,将罪责怪在我头上。赵公为了能够拉拢秦国,又将臣妾许给了秦世子,臣妾以父亲入狱为借口不肯嫁,赵公也奈何不了我。”褒姒的声音很轻,像在说一件无可奈何的陈年往事,“却不承想,秦世子竟然命丧沙场,长辞人世。秦国原本顾念与我褒国旧情,尚保全我弹丸之地,却因主母与秦大夫的弟弟嬴德内外勾结,企图将褒国据为己有,我极力阻拦,嬴德竟拿着婚书要我陪葬。

  “一旦我死,褒家上下再无人抵抗,褒国便落入嬴德手中。秦国周遭小国多遭此不幸,只因离大王太远,此事才难以传达。哥哥洪德为主母所出,不便与她作对,只得同我商议,明知我容颜不美,也只好兵行险招,只要能救出家父,这算盘便打不响……”褒姒说着说着就垂下了泪水,往事历历在目,悲伤难以自已。

  “你哪里不美了?”周王宫湦的手捧住了褒姒胜雪的面颊,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。夏日里初晴的阳光照在屋内,微风卷起帘帐窗帷,窗外翠绿的柳枝娇弱旖旎,温香软玉间灰尘在光束下翩然起舞,莺莺燕燕的呢喃充斥着整个炎炎夏日。

  夏日傍晚的琼台殿陷入静谧当中,蚊子飞过发出的嗡嗡之声叫廿七猛地从睡梦中回过神来,她转过身便看见褒姒朝着她走过来,不由得小声叫道:“娘娘?”

  “出去走走。”褒姒吩咐道。

  “是!”廿七从地上站起来,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,迈着小碎步一路小跑着跟上了走在前面的褒姒。琼台殿外是一处花园,荷叶相连漫过整个池塘,娇艳的荷花盛开,点缀着碧水翠绿。

  “虢上卿说了什么?”走远了,褒姒才开口问道。

  “依您的吩咐,虢上卿都应承下来了。”廿七跟在褒姒的身后,声音也压低了几分,“廿七不懂,虢上卿权倾朝野,却为何连问也不问,便答应了娘娘的请求?”

  “没有人能权倾朝野,除非大王要你这么做。”

  “可是大王整日沉迷……”廿七这话说了一半,又立刻摇了摇头,“大王爱娘娘便是好的,其他的事情,廿七不懂。”

  “在宫里,不要相信你看见的,更不要相信你听到的。”

  褒姒在宫中不出半月的时间,得宠,失宠,复又得宠,一起一落中她明白了一个道理,女人最好的武器不是强,而是弱。你越弱、越可怜,才越能激起别人保护你的欲望。

  次日卯时,夏日的镐京城天亮得很早。阳光斜斜地洒进了周朝王宫,天空泛出了湛蓝的新意,人们已经开始走动,了无生气的皇宫忽然变得富有生机。

  后宫的女人们从夫人、嫔妃到世妇,鳞次栉比站在东宫大殿上,每日卯时谒见申后。周朝的百年礼制,即便是怀有身孕三月有余的郑夫人也不能免去晨昏定省。几百年来,这个礼数从未废止,偏偏褒姒的出现开了先河。

  从此,后宫的话题就只剩下这位琼台新主了,关于她的容颜、舞姿、身世、性情……一一探讨,日复一日。王后以降,三位夫人,九位嫔妃,八十一位世妇无人不对此好奇。三位夫人除了秦夫人、郑夫人之外,还有卫夫人,众人趁着晨谒,便在东宫之中喋喋不休:“赵公居然被那褒姒给挡回来了,真不可思议!也不知褒姒会什么妖法,莫不是朝中老臣也受了她的蛊惑?”

  “听说申后见过这位美人,不知可有传言中的那番姿色?”郑夫人看着申后问道,琼台殿虽有新主,她却像是转了性子,每日安分守己。秦夫人端起桌上的茶杯,抿了一口水,用眼角余光上下打量着郑夫人的表情,看来周王宫湦哄女人的本事更上一层楼了。

  “你走一趟琼台殿便是了。”申后答道。

  郑夫人嘟哝了一下,眼神中掩不住的都是得意。

  秦夫人皱了皱眉头,手指轻轻地在杯壁上敲打了起来:“桑珠如今在琼台殿侍奉,郑夫人不该来问我们啊。”

  “贱人!”郑夫人的手使劲儿地拍在桌案上,“只知道勾引大王的狐媚样看了就让人反胃!”

  “这位褒美人勾引男人的本事未必输给桑珠。”秦夫人冷嘲热讽了一句。

  申后颇为认同:“倒有几分姿色,也难怪大王会宠幸。”

  这话叫郑夫人一拍桌子站起来问道:“拿后宫中何人相比?”

  “艳冠后宫!”申后的嘴里缓慢地吐出了这四个字,上下打量着郑夫人的反应。郑夫人入宫三年多,便压制了后宫其他女人三年多,她张扬跋扈、乖张任性,大王对她予取予求,近来有孕后越发不将申后放在眼中。如今,对褒姒虽然人人都心存嫉恨,申后却又乐得看见郑夫人的丑态频出。郑夫人一向无甚城府,张嘴欲反驳之时却被人给打断了……

  “多谢申后夸赞。”褒姒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前,素色长裙及地,头发松散地绾起,零落的发丝却不掩她端庄的姿态。她迈步从大门跨入,朝着大殿走来,在申后的一侧径直坐了下来,带着三分轻佻的语气说道:“倒是不知申后如此看得起我!”

  申后皱了皱眉。

  褒姒看着自己的手,摆弄着纤纤玉指:“上次大王说我若得闲,便来瞧瞧,今日无事,就来了。”

  “卯时谒见申后是先祖定下的规矩,岂可说不来就不来?”卫夫人冲着褒姒嚷嚷。她未出现时,每个人都对她的容颜抱有极大的幻想,这甫一出现,每个人又开始怀疑到底是自己眼光有问题,还是申后和大王的眼光有问题?谁也不敢纠正申后“艳冠后宫”的说法,只得眼观鼻、鼻观心。

  “大王说,我便是先例。”褒姒看着申后问道,“我说得可有错,申后?”

  “周朝立朝以来,后宫女人的本分便是辅佐大王,从未有人开先河干预朝政、魅惑君心!”申后的语气极为平淡,也极为庄重。

  “有,”褒姒仍旧盯着自己的手指在看,似乎满堂的女人都没有自己的一双手耐看,心不在焉地回话,“怎么没有呢?当年大王力排众议娶申后,宠爱至极,捧在手心里如若至宝,后来为何却又将您冷落在一旁了呢?”

  申后的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。

  褒姒并没有给申后说话的机会,用柔和缓慢的语气说道:“若非申侯仗着自己女儿已成太子正妻,在朝中极力揽权、目中无人,借上谏劝阻为名,满足自己欲望为实,想要将大王控制在自己手中,在大周的版图疆域之内索求无度,只怕……您也未必落得如今冷遇吧?”

  “胡说!本宫父亲心系朝廷社稷,为政为民,岂容尔等宵小污蔑!”申后暴怒了。

  “弹劾三公独揽朝政,却也不想自己在这王宫之中,如入自家花园,来去自如,对朝中旧臣召之即来、挥之即去,这又何尝不是独揽朝政?三公掌权、申侯掌权,人虽不同,实则相似,何必将自己名姓置于国家安危之上,却又将别人踩入万劫不复之地呢?”言毕,褒姒站起身来向申后行礼,“褒姒若迟迟不归,怕大王等急。申后若非逼人太甚,自然也不会被人逼入绝境,告退。”她说完这番话就转过身离开,丝毫不等申后的应允。白色的长裙在空中甩开,划出一道白色的光晕,面无表情地从东宫大殿之上告退,自始至终不看任何人。

  东宫的大殿安静了良久,一时之间竟无人回过神来。

  褒姒这番话看似对申后所说,实则对所有后宫在言说,朝中旧臣大多是大国的诸侯一派,和后宫中的各位娘娘自然有着扯不开的干系,这番话的言外之意便是如今群臣将大王逼急了,他日“享用”这后果的就只能是后宫中的各位娘娘了。

  “申后,”卫夫人第一个回过神来开口向申后说道,“我忽然想起今日还有些功课未做,可否请退回宫?”

  申后挥了挥手。

  立时夫人、嫔妃纷纷告退,一脸焦急之态,申后甩了甩袖子:“都下去吧!”她早已怒极,语气中火气甚大。

  人群渐渐退去之后,只余下秦夫人,她原本和申后不和,此刻不走倒是叫申后觉得有些意外了:“秦夫人还有话说?”

  “申后还记得一句话吗?”秦夫人看着申后问道。

  “哪句?”

  “申侯离开琼台殿之时说的那句。”秦夫人暗指的则是那句——月将升,日将没,檿弧箕箙,几亡周国——“当日先王找人解此签,话中暗含周朝基业终将亡于女人,起初我当这女人是郑夫人,现在想来,只怕郑夫人也不是这新主的对手!”

  “何出此言?”

  “倘若换作赵公要带人强闯东宫面圣,申后可拦得住?”

  申后摇了摇头。

  “可褒姒却能!她不是郑夫人,恃宠而骄、目中无人,只怕是她盛极荣宠也是一早计算好了的!”

  申后被秦夫人一番话说得有些心烦意乱。

  秦夫人又小声提醒道:“姐姐可还记得当年得宠的容妃?”

  申后点了点头:“容妃临盆,赶上这谣言四起,那可怜的孩子却被当作祸水,要被自己的父王杀害!”

  “先王为了江山社稷不惜杀自己的女儿,容妃为了保住孩子,将这女婴顺清河之水漂走,不知去向,如今生死未卜。”

  “妹妹的意思是……这个女婴便是褒姒?”

  秦夫人点了点头。

  “褒姒自小生在褒家,养在褒家,这不可能!”

  “不可能就让她变为可能的!若知道这褒姒身上有何胎记或痣,我们只要将此安在那女婴身上,她又如何推脱?褒家主母向来与褒姒不和,此事一出,褒家绝不会施以援手,届时如何处决便全在你我之间了!”

  “大王若要保,你我也无可奈何。”

  “先王对此事念念不忘,意必除此女婴,便留下诏书,一旦发现此人便施以极刑,这封诏书现在何处?”

  “在我手中。”申后明白了秦夫人和自己说这番话的缘由,满面为难之色,若是因为后宫争宠便要让别的女人去死,此事叫申后多少觉得为难。

  秦夫人似乎看穿了申后心头的顾虑:“申后此举不仅关系到后宫,更是牵扯到周朝百年基业,难道就什么都不做,叫褒姒的算计一次次得逞?”

  “秦夫人打算怎么做?”

  “再传童谣。”秦夫人口气笃定。

  “一旦童谣传开,文武百官必会旧事重提,要求大王除去妖孽。若想指证褒姒是此妖女,怕是要费些工夫。秦夫人以为该从何人下手?”

  “桑珠!这郑夫人的下人桑珠,陪嫁入宫之后因为勾引大王而被郑夫人赶出了华辰殿,如今在琼台殿中侍奉左右,这个人倒是可以利用一番。申后若是愿意许诺事成之后,将桑珠升为女御,她必定愿意铤而走险。”

  “何以见得?”

  “不然她又怎么会明知郑夫人的性子,还打大王的主意?”秦夫人看着申后笑了出来,面上通透的表情是对人情世故的练达。

  而褒姒离开东宫之后,出门便问身边的桑珠:“哪位是郑夫人?”

  桑珠低着头小声答道:“右侧最前面的那位。”

  “年纪最小?”

  “入宫最晚。”

  “余下两位呢?”

  “是卫夫人与秦夫人。”

  “秦夫人坐在三位夫人之末?”

  “是!”

  “回宫之后,我要沐浴更衣,今日这一身,替我拿去丢掉。”褒姒吩咐道。桑珠有些疑惑,不免脱口而出问道:“为何?”

  “不好闻。”褒姒淡淡地说道。

  “是。”桑珠随着郑夫人入宫多年,她自诩阅人无数,见过后宫中的女人无数,睿智冷静如秦夫人,是周王的红颜至交;端庄贤淑如申后,与周王算不上琴瑟和鸣,却堪称后宫之首;天真任性如郑夫人,一朝得宠便目中无人,专横刁蛮,不懂谋略运筹;审时度势如卫夫人,与申后同进同出,也能在其他夫人身边周旋……

  但桑珠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如褒姒这般,永远也揣测不透她的心思,更无法预知她的下一步行为。她从未展颜一笑,神情肃穆得让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做得是对是错,终日惶恐不安,像是一种强大而无形的压力,将人生生逼入绝境。

  桑珠跟在褒姒身后,一句话都不敢多问,伺候她更衣沐浴,将那白色的长袍拿出去丢掉,再折回来看着褒姒在热水中闭目养神,侍立在一侧。

  褒姒的肌肤白皙,肩膀上一枚红色的胎记甚是显眼,桑珠匆匆一瞥,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。褒姒忽然伸出手,吓了桑珠一跳,桑珠立刻从旁取过了一条宽大的浴巾递给她。褒姒从水中站起,如若出水芙蓉,皮肤白皙剔透仿佛能被阳光穿射而过。手臂那道丑陋的疤痕,反倒像是一朵妖冶的花,在褒姒的肌肤上绽放,她看着桑珠随口问道:“你几岁入的郑家?”

  “自幼便在郑家长大。”

  “侍奉郑夫人左右?”

  桑珠点点头。

  “大王既然喜欢你,她就不该赶你出来,”褒姒伸出手抬起桑珠的下巴,让她仰起头,仔细地端详着她的容貌,“倒当真是生得好看。”

  桑珠立时跪在了地上:“还请娘娘明察,奴婢和大王已无私情!”

  “起来吧。”褒姒淡淡地说道,“若大王有意宠幸廿七,我也不会阻拦。廿七自小跟着我长大,情同姐妹。郑夫人既不能专宠,将大王的心拴在自己宫里也是好的,何况又有了身孕,迟早会母凭子贵,何必咄咄逼人。”

  褒姒越过桑珠,从架子上取下搭放在那里的白色长袍,披在身上,对着铜镜整理着自己的衣裳,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桑珠身上。

  桑珠犹豫了半晌之后,仰头看着褒姒说道:“桑珠该死!请娘娘恕罪!”

  “何罪之有?”褒姒看着铜镜中的桑珠问道。

  “桑珠并非自小侍奉郑夫人,其实桑珠一直是郑伯的婢女。”

  “无妨。”褒姒挥了挥手,宽大的衣袖微微地摆了摆,她转身朝着寝宫的方向慢慢走着,“宣膳吧,大王也该起来了。”

  “是!”桑珠在褒姒面前不敢多说一句话,低头侍立,待褒姒走出沐浴的房间之后,才撩起裙摆急匆匆地朝着膳房跑去。

  看着桑珠渐行渐远的背影,褒姒的面色沉凝,心中一瞬转过了无数的想法,最终却归于平静,朝寝宫的方向走去:“大王醒来了吗?”

  站在床边的廿七摇了摇头:“睡得不踏实,一直没有醒。”

  褒姒在床边坐了下来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温度没有起来,她松了口气。

  廿七问道:“我先出去?”

  “桑珠曾是郑伯的婢女,不妨从她身上探听探听此人。”

  “桑珠居然和郑家有关系?”

  褒姒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让桑珠留在琼台殿不是引狼入室?”

  “无妨,她同郑夫人交恶也有些日子了。”

  廿七也只好不再作声,忽而想起了别的:“今日谒见申后,娘娘见到了郑夫人?”

  “见过。”

  “好看吗?”廿七十分好奇。

  “好看!”

  “廿七还是觉得娘娘最好看!”廿七凑过去对褒姒娇嗔地说道,像是只邀宠的猫,满面期待地看着褒姒。褒姒轻轻摇头,点了点廿七的眉心:“下去吧,一会儿桑珠宣完早膳回来,你端进来。”

  廿七笑着,转身离开了寝宫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不久之后,周王宫湦翻身咳嗽了两声,从睡梦中挣脱出来,脸上还有些细细密密的汗水。褒姒便用手里的帕子将汗水一一擦去:“好些了吗?”

  “你去过东宫?”周王宫湦冷冰冰地问道。

  “一回来就沐浴更衣过了,还是被闻出来了?去说了些话,又匆匆回来了,担心大王起来,没人照顾。扔下一群夫人、嫔妃的,又得罪了不少人。”

  “寡人一人保你足矣。”周王宫湦说着坐了起来,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舒展不开,“可寡人要你死,却没人能留得住你。”

  “你不会的。”褒姒看着周王宫湦很温柔地说道。她的声音如泉水撞击着石头,十分悦耳清脆,脸上严肃的表情也柔和了下来,唯独不会泛起别的女人那般娇俏的笑意,让人觉得即便是她十分亲昵,却仍然有三分的忌惮。

  “你就这么确信寡人不会杀你?”周王宫湦捏住了褒姒的下巴,看着她的眼神中露出了一道凶光,寒意凛然。

  “大王若要臣妾死,臣妾去死便是了。”褒姒的语气满含包容,像是母亲对待自己顽皮的孩子,“躺下……让臣妾看看伤口,该换药了。”她说完手伸到了周王宫湦白色内衬的衣服上。周王宫湦忽然捏住了褒姒的手,他的手掌粗糙而温热,有种厚实的安全感,他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胸前,用近乎呢喃的语气问道:“我昏睡了几日?”

  “两天了。”

  “没人踏入过这间房?”

  “廿七。”褒姒对答着,顺着周王宫湦的力气伏在了他身上,她的耳畔传来的是这位周朝地位最高的男人坚实而有力的心跳声,他肌肉紧实,线条明显,胸部的肌肉让他看起来比别的男人都要健壮。

  “会不会有人觉得我死了?”

  “不好说。”褒姒觉得也许很多人这么想。

  周王宫湦猛地翻身将褒姒压在了身下,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脖颈:“我总要证明自己还活着!”

  “会挣裂伤口的。”褒姒小声说道。

  “那就重新再包扎一下,反正死不了人!”周王的嘴角含着鬼魅的笑意,解开了褒姒身上的衣带。那寝宫之中传出的娇喘与低吟,打消了多少人的疑虑,又勾起了多少女人的辛酸与嫉恨。

  “大王?”桑珠魂不守舍地看着廿七。

  廿七点了点头,满含笑意地从桑珠手中接过早膳,朝着寝宫方向看去,此刻谁也不敢再踏入其中了,只得候在外面等这一对不忍分离之人的传召。

  廿七将早膳的餐盒又推到了桑珠手中:“怕是得换午膳了。”

  桑珠接住餐盒,面色中带着些苍白,不停地深吸气压抑住自己的情绪。

  廿七端详了一番桑珠:“身体不舒服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桑珠的声音不由得大了一些。

  廿七被桑珠的语气吓了一跳,半晌缓过神来又说道:“这两日娘娘身体欠佳,需要吃些清淡的滋补品,不妨我和你一道去一趟膳房嘱咐一声。”

  “我将话带到就是了。”

  “娘娘的口味你不清楚。”廿七摆了摆手,不等桑珠再说些什么就已经迈步出去了,走在路上又扭过头问道:“桑珠姐姐以前可是郑伯家中的下人?”

  “是!”桑珠没有心情接廿七的话茬儿,敷衍地答道。

  “听闻郑伯才华横溢、爱民如子,为天下传颂,又是大王叔父,连大王都要忌惮他三分,如今还设计将他软禁在京城之中,不肯放他回去,是真的吗?”

  “郑夫人入京当日,大王便下旨命郑伯送亲,入了京之后却不肯让郑伯折回郑国,郑国国中大小事务交给郑伯的弟弟公子启之来打理。”

  “郑伯在郑国必定十分受人尊敬吧?”

  桑珠点点头:“前些年,郑国深受旱灾,百姓苦不堪言,郑伯开仓赈济,疏通河流,引水灌溉解干旱灾荒,受百姓的爱戴。又修改了祖上礼法,降低了田间赋税……”说起这些,桑珠如数家珍,脸上的得意之情不可言表。

  廿七见状便挽住桑珠的胳膊,央着她说了不少郑伯的事,这人的个性一来二去的,她也摸了个七七八八,心中对如何回复褒姒也有了个轮廓。只是莫名地,廿七就对这位连周王都要忌惮三分的人物产生了莫大的好感。

  手握重兵如秦大夫,手握大权如申侯……没一个是被周王放在眼里的,可如今竟然有这样一个男人,温润如玉、不卑不亢,却叫这位周王杀不得、用不了,扔在镐京城无所事事,这也未免太过蹊跷了!

  在膳房中,廿七撑在案俎之上看着膳房的膳夫,叮嘱着午膳要清淡、不腻,还得能进补。这可让膳夫为难了,看着廿七也不好多言,如今个个都知道褒姒受宠,谁也不敢直言驳斥廿七,只好捺着性子应着她的要求。

  “这一二日,宫里安静得有些不太寻常。”廿七看着膳夫说道,坐在案俎之前的墩子上,审视着膳夫挑选出来的食材。

  “你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?”膳夫问道。

  “能有什么大事儿?”廿七挑眉说道,“大王日日都在琼台殿中,这宫里能有什么事儿比大王还大的!”这话中有令人恼火的傲气,叫膳夫瞥了一眼廿七,冷不丁地说了一句:“太宰亚卿前天夜里去了。”

  这话叫廿七一愣,看着膳夫小声地问道:“什么叫去了?”

  “就是死了呗!这你都不知道?”膳夫不满地哼叽道。廿七有些发呆,敷衍着点了点头,只想着怎么快点回去琼台殿将此事告知褒姒。

 

 《后宫·褒姒传》  小说讲一个流传千年,家喻户晓

《后宫褒姒传》  小说讲一个流传千年,家喻户晓的故事——烽火戏诸侯,主题是褒姒与周幽王的旷世恋情,以及褒姒在后宫绝处逢生、步步为营的丹凤朝阳。

飞刀叶  年幼时曾憧憬仗剑走天涯,美酒谢知音。走过那时的散漫,方知这不过是小说家们心中不羁的梦,遂放下这场华而不实的追逐,读了不那么浪漫的工科,从事着令人无限遐想的无线电通讯行业。 >>点击阅读

本书章节

(责任编辑:fengshurong1)

关键词:后宫褒姒传   飞刀叶   长篇

分享到:
  • 摩登课堂试用推广
  • 悦选推广
热门文章
特别策划
  • 妮维雅德国溯源之旅 寻找张钧甯与你我的蓝色铁罐记忆
  • 力士香氛洗手液定制专题:别再羡慕撩BOY发电机,手把手教你完美到指尖
  • 美丽DNA|这些国货,我打算接过母上大人的棒传给下一代
免费试用
合作媒体
今日查询

今日运势: 1月17日运势

本周运势 本月运势 本年运势 查询黄历 找好日子




金沙国际真人平台